北洋法科的霸氣事兒
發布時間:2019-04-09    

編者按:曾有“近代中國的第一個法律教育機構”之稱的北洋法科,是天津大學法學院師生乃至全校師生的驕傲所在。縱觀學校120余年的光輝歷程,盡管它存在的時間并不長,卻培育了一大批法科精英,取得了極為豐碩的成果,在中國法學史上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今天,我們就帶您盤點一下北洋法科的牛逼事兒,看看法科人當時的風采。

北洋法科的霸氣事兒

北洋大學初創設有四大學門,礦冶、土木、機械、法律。與前三個為國家培養技術人才的工程學科相比,法律想得有點特立獨行。為啥北洋大學會將不能解決國家技術難題的法律作為必開學門呢?這要從當時的社會背景和創始人的遠見卓識說起。

鴉片戰爭后,國門洞開,清政府被迫納入國際關系體系。可當時清朝通曉國際規則的人鳳毛麟角,于是聘請了不少洋人來與歐美列強打交道。這就出現了一些比較有趣兒的現象,像英國人赫德擔任中國海關總稅務司,把持中國海關半個多世紀,美國人蒲安臣擔任中國首任全權使節,代表中國政府出使美、英、法、俄諸國。可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比如,第二次鴉片戰爭后,清政府非但與英法等列強簽訂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就連秘魯都想跑來分一杯羹。后發現對方是個彈丸小國,才沒讓其得逞。可見,中國對于通曉國際規則人才的需求極為迫切,而學習法律是了解這些規章的捷徑。此外,創始人盛宣懷由于長期和外國人打交道,深知法律人才對于國家的重要性,“搜羅今日之梓楠,培養他年之楨干,為一代得治人,勝于為百代立治法”,在和總教習丁家立商討后,毅然開辟法科。

法科開設后,招生成為一個難題。那年代,士子正途是科舉考試,金榜題名,光宗耀祖,對于西學并不認可。當時有個笑話,說西學學堂開辦了好幾年,有個士子考上學堂,宗親們送他一副對聯,上聯:“一二三四五六七”,下聯“孝悌忠信禮義廉”。啥意思呢?上聯隱去“八”,即忘(王)八;下聯隱去“恥”,即“無恥”。可見民眾對于西學的排斥之情。盛宣懷和丁家立想了兩個辦法,一是選擇與西方世界接觸較早的天津、上海、香港等地招生,這樣來自民眾的阻力會比較小;二是給獎助學金。學生來這兒上學,免除一切費用,書籍紙張筆墨乃至餐費都無償提供,此外,每月還根據年級不同發放一到七兩白銀的膏火費,這對于普通家庭的子弟是很有誘惑力的。

招生之后的入學培養,北洋法科的霸氣開始顯露無疑。當時的法科培養完全是歐美范兒的,像教師,除了國文外,一水兒的外國教授,如教法律的美籍學者林文德、講世界史兼經濟學的美籍學者任納福等!還有在課程設置上,律法總論、羅馬律例、英國罪犯律、萬國公法、商務律例……法律課程既豐富又前沿,此外,英文、幾何學、格致學、身理學、天文學、富國策,也是法科學生的必學課程,這活生生的一個通識教育的范例啊!需要特別說明的一點是,所有這些,都是英文授課,國際化程度是不是很牛呢?最后要說的是管理,“嚴謹治學”,這個詞匯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用在當時也是恰如其分。當時的學生管理非常嚴格,不但白天上課八小時,晚上還安排三個小時的自修。每個月總教習都會組織考試并評定成績優劣,每年學生考試不及格的就要有降級,如果降到最低年級后還不及格則要退學。因此,學生們養成了刻苦學習的風氣,往往周日還要學習,就是天津本地學生一學期也回不了幾次家。即便如此,法科招收的第一屆三十名學生中,最終畢業的只有十八人。

說到畢業,一件不得不提的事就是畢業文憑。1989年,北洋大學堂迎來了第一屆畢業生。1900年,學堂為這批學生頒發了畢業證書。其中,“欽自第一號考憑”被授予了法科優等生第一名王寵惠,這是中國第一張大學文憑。“欽”體現了官方對于北洋大學堂的重視與認可。當時的文憑頒發,是按照學業成績進行排序的,而將第一張大學文憑發給法科學生,是法科人才培養的碩果。

在隨后的十余年的發展過程中,北洋法科的學生和課程不斷增加,到1916年左右,北洋大學法科已逐漸達到近代法學院規模。由于法科教學嚴格,學生質量高,為國家培育了一大批法政精英,像“民國第一法學家”的王寵惠,愛國教育家、北洋大學校長趙天麟,革命先驅、北洋之光張太雷,聯合國國際法院大法官徐謨,國際法學家郭云觀,法律教育家燕樹棠,著名法學家吳經熊,詩人徐志摩,真可謂星光璀璨,人才濟濟,為社會所欽羨。其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1918年,北洋大學有件事轟動全國:當年法科丁班學生畢業時,三名學生分別考取三個國家考試的第一名:外交官考試第一名徐謨,高等文官考試第一名勵平,清華留學生考試第一名康時敏,時稱“連中三元”。因此,當時的北洋法科具有“近代中國的第一個法律教育機構”之稱,在中國法學史上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然而,好景不長。當歲月的車輪轉至1917年,時任北京大學校長的蔡元培以德、法學制為依據,提出德法等國的工科皆為專門學校,建議將北洋大學的法科移并北京大學。此建議被教育部采納,令北洋大學法科不再續招新生。1920年5月6日,教育部發來第237號訓令:北洋大學法科于是年暑假即行終結,專辦工科。所有法科經費,全部移撥用來擴充工科。1920年6月,北洋大學法科最末一班學生畢業,法科正式停辦,北洋法科并入北京大學。

從此,北洋法科成為一個歷史符號。而北洋法科情結,也成為長存于許多老北洋(天大)校友心中的情愫所在。

购彩快3-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