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緒淮先生
發布時間:2019-04-09    

丁緒淮(1907.10.24-1990.4.23),生于四川淮口,化學工程學家、教育家。1920年至1927年就讀于清華學校(留美預備部),畢業后留學美國密歇根大學并獲科學博士學位,先后當選美國工程榮譽學術聯誼會、化學榮譽學術聯誼會、科學研究榮譽學術聯誼會的會員,并獲三枚金鑰匙。回國后任北洋工學院、重慶大學、浙江大學、南開大學、天津大學化工系教授。他一直從事化工原理及化學工程的教學和科研工作,并編寫出中國第一本關于化工原理課程的全國統編教材《化學工業過程及設備》,為國家培養出一大批化工建設人才。丁緒淮早在1931年便是中國化學工程學會的會員,并且是該會的終身會員和創始人之一。

挨槍子

丁緒淮出生于風雨飄搖的清朝晚期,成長在民不聊生的軍閥混戰時期。在這樣的環境下,他自幼便懷有一顆愛國之心,多次參與青年學生的愛國救亡運動,并屢有英勇表現。

1926年3月18日,被魯迅先生譽為“民國以來最黑暗的一天”。當天,正在清華學校就讀的丁緒淮參加完北京各校學生聯合召開的反帝國主義侵略、反北洋軍閥段祺瑞腐敗政府喪權辱國的群眾大會后,與朱自清、劉和珍等人一道前往執政府門前示威請愿,遭到段祺瑞衛隊的機槍掃射,現場多名學生傷亡。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三一八慘案”,魯迅還曾為此寫下了著名的《紀念劉和珍君》以悼念追憶亡者。在這場慘案中,丁緒淮為了救護其他同學,不幸肺部中槍,現場血肉模糊。經過近半年的治療和休養,丁緒淮才有幸免于一死,但其身上殘留一生的子彈碎片,成為了對這場慘案的永恒紀念。

慘案過后,丁緒淮更加堅定了“讀書,是為了救中國”的信念,讀書也倍加勤奮。每每有懈怠之念時,他便看看肺部的傷痕,往往會倍加珍惜時光。憑著這股毅力,在美國留學期間,僅僅四年時間,丁緒淮便拿到了工程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并先后當選為工程榮譽學術聯誼會、化學榮譽學術聯誼會、科學研究榮譽學術聯誼會三個學會的會員,獲得三枚金鑰匙。這些成就讓和他一起讀書的美國同學驚訝不已。(張昊)

石佛式教學

在丁緒淮的幼年時期,家人們常戲稱他是“石佛投胎”,原因是他生性沉默寡言,不喜歡多說話,即使大家在一起討論非常有趣的話題時,他最多也是微笑一下而已。平時除必要的真知灼見外,從不說一句多余的話。但是他性格很好,待人接物極為和善。因此,就像廟里供奉的石佛一樣,不茍言笑,卻懷仁心。

后來,在丁先生任教時,這種“石佛”式的性格特點被他帶入了教學之中。他教學相當嚴謹,即使像化工原理、化學工程等教過許多遍的課程,他每年都會根據國內外最新文獻調整教學內容。因此,他每堂課都要重新寫講稿,遣詞造句非常嚴格,從上課開始到結束,沒有一句多余的話。因此不但教學內容先進,教學效果也非常好。

他當年的同事曾感慨道,“丁先生的課講的簡練、明確,這一點無人能及。”很多聽過丁緒淮授課的學生都說,把他的講課內容一字不差的謄錄下來,就是一本可以直接付梓的新教科書。(曹瀝丹)

設立獎學金

作為一名窮畢生心血于教學和科研的大學教師,丁緒淮一生都過著十分簡樸的生活,唯獨視書如命。縱觀其家中,除了必備的生活用品外,最值錢的東西便是一屋子的圖書。但是他在待人接物方面有十分大方,周圍師生但凡有困難找到他,定然是竭力幫助。

1987年5月,他將自己畢生勤儉積蓄下來的1.6萬元捐贈給學校,設立“丁緒淮化學工程獎學金”,以鼓勵青年學生奮發學習。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萬元戶在社會上還很稀少,這是一筆相當可觀的數目。因此,曾有人勸他留下一些給后輩,他表示,“兒孫自有兒孫福。我相信他們不用靠我就能過的很好”,毅然捐出了所有積蓄。

臨終前,他又囑咐女兒將陪伴自己度過一生的圖書、雜志和資料全部捐獻給天津大學圖書館,而沒有給自己的孩子留下任何遺產。(曹瀝丹)

购彩快3-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