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符先生
發布時間:2019-04-09    

陳國符(1914.11.19-2000.8.20),江蘇常熟人,工業化學家和教育家,《道藏》研究領域及中國煉丹史的世界領先學者與權威。他先后求學于浙江大學化工系、德國達姆施塔特工業大學,是中國留德學生中第一批獲得工學博士學位的學者。1952至1971年間,他先后任天津大學化工系教授,天津市造紙學會理事,中國林業化學化工學會理事,《化工學報》編委。他率先將纖維素化學學科引入中國,是中國纖維素化學的奠基人,開辟了中國造紙領域的新技術。此外,他最突出的成就是開辟了《道藏》研究這一新的學術領域和對《道藏》的目錄學及《道藏》中國外丹黃白術(即中國煉丹術)史料的基礎研究。

陳國符先生70年代在書房照片

借錢歸國

陳國符早年求學于德國達姆施塔特大學,是中國留德學生中第一批獲得工學博士學位的學者。留德期間,由于其為人正直,成績優異,深受師生的歡迎,導師耶姆教授多次表示希望他畢業后留在德國從事科學研究,但他卻始終未忘學成歸國的初衷。

1941年,他的博士論文答辯還未結束,便提前辦理了歸國手續。時值二戰時期,中國大地上戰火紛飛,回國的旅程是相當危險的。耶姆教授再次提出讓他能留在德國,并承諾提供最優厚的待遇。對此,陳國符婉言謝絕道,“教授,我知道科學是不分國界的,您對我的期望也很高。然而,現在的中國可能更需要我,那才是我最終的歸宿!”

臨行前,他把大部分書籍和物品留給房東,只身一只小皮箱,裝些隨身衣物途徑,便踏上了歸國之旅。多年的留學生活,陳國符身上并沒有太多積蓄。他途徑土耳其的安卡拉時,身上的錢便已用盡。后來,他從中國駐安卡拉大使館處借得了200美元。最終,憑借這僅有的200美元,他才得以回到當時中國的大后方昆明。(張粟)

癡迷傳統文化

陳國符出身于書香世家,自幼便在父親的指導下學習古漢語和中國歷史,打下了堅實的文史基礎。進入大學后,在化工系學習的陳國符對道教研究產生了濃厚興趣,并在《化學》雜志上翻譯發表了美國學者介紹中國煉丹術的文章。留德期間,他將《抱樸子》的部分篇章翻譯成英文,并與人在美國期刊上發表了兩篇道教研究的文章。

在西南聯大任教時,除時間外,他每周有一半時間住在龍泉鎮清華大學文科研究所閱讀《道藏》,幾乎每天都是早晨六點起床,晚上十一點入睡,每天工作將近十五個小時。在將近一年的時間里,他基本上不怎么會客,即使有客來訪,也往往是清茶一盞,便自顧自讀書去了。因為他覺得要讀的書太多,會客太浪費個人時間。但凡事有例外,只要客人談到道教的相關內容,陳國符便立刻興致盎然,并和來客熱情的探討一番,有時接連談上三四個小時都不覺疲倦。后來,很多找他有事的人,往往都會提前準備兩個道學的問題,以免吃“閉門羹”。

在一年左右的時間里,陳國符通讀了《道藏》全部的五千冊書籍,成為了中國通讀《道藏》的第一人,并寫成了《道藏源流考》的初稿,為日后的道學研究打下了基礎。(張粟)

擺書攤

陳國符是個嗜書如命的讀書人,一生都離不開書。他平生有兩大愛好:一是讀書,這是他生活中唯一的樂趣。平常在家中,他都是書不離手,每次都是家人做好飯后催促好幾次才過去就餐。他平均每天讀書工作的時間都在十幾個小時以上,經常是家人一覺醒來,發現他房間的燈還亮著。陳國符曾經利用一年的時間通讀了近五千冊的全部《道藏》典籍,成為中國通讀《道藏》的第一人。

第二個愛好是藏書。在平時工作之余,他會四處搜集各種名著典籍,在文革前,他有個房間是專門用來收藏書籍的。后來,他在天津古籍書店文廟等地又買過大量的線裝書,種類非常廣泛,既有學術專著,又有道藏典籍,還有文學詩詞,這些書籍堆滿了他的房間。他對于書籍十分愛護,子女取閱時都要洗手后才能翻看。由于購書的開支太多,陳教授的夫人有時候心里難免有所抱怨,提醒他要注意改善生活。每逢此時,陳教授便開玩笑的回應道,“這些書籍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一旦學院解聘的話,咱們還可以去擺書攤,也不用發愁生活”,陳夫人也只好一笑了之。

嚴師與“慈父”

陳國符在天大任教期間,特別重視對學生實際動手能力的培養,要求十分嚴格。學生進實驗室后,他第一件事就是教學生打掃實驗室。接著是洗儀器,要洗得儀器上只能有水膜,不能有水珠;烘干以后,小口瓶口朝上,否則容易碰倒,大口瓶口朝下,否則就會落進灰塵。至于水、電、煤氣等,更是無不細致要求。他每天進實驗室第一件事便是檢查各項要求有無做到,一經發現問題便立刻查問緣由。他常和學生說,“在實驗室里做工作,要一步一步地把各項工作都準備好,要有耐心,不能圖快。這看起來是慢,實際上是快的。”盡管學術上要求嚴格,但在生活中他對學生關懷備至,猶如一位“慈父”。抗戰結束后,學生張鎏準備赴美留學,但當時外匯儲備比較緊張,很難購買。得知此事后,陳國符將自己的積蓄拿出,為他籌得一筆款項才使他得以順利出國。陳先生對學生的關懷,讓學生們對其充滿敬意。每年大年初一,張鎏都會在八點前準時登門拜年,數十年不曾間斷。

造紙專家 填補空白

新中國成立后,作為造紙技術的基礎理論——纖維素化學及其科研還是空白。1952年10月,陳國符被調到天津大學化工系創辦造紙專業。他將纖維素化學學科引入了中國,開設纖維素化學課程,開展纖維素化學的研究工作。作為天津大學首批(1956年)招收研究生的教授之一,他編寫了《植物纖維化學》、《木材與纖維化學講稿》、《造紙化學講義》等多本教材,并且完成了有關醋酸法holocellulose制備等多項研究。1958年,他在實驗室制成了國內首創的特種人造絲,為我國輕紡工業的發展、纖維素化學學科的形成做出了重要貢獻。對此,他在自傳中說:“當時訂閱全世界各國有關之專門期刊,所以講課與講義皆達到了當時國際最高水平,講課范圍包括制漿造紙化學、植物解剖學、制漿造紙機械等等。”為加快培養更多纖維素化學方面的教師及科研人才,他和教研室其他教師在天津大學建立了我國第一個纖維素化學教學與科研中心,全國十幾所高校及中科院都慕名派人前來進修學習。 (張昊)

    购彩快3-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