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博士馮熙運校長
發布時間:2019-04-16    

馮熙運,字仲文,我國實業家、文史學家。1886年生于天津馮氏望族。馮自幼聰慧勤學,在家塾讀書,后因為目睹國難,有志于西學。1905年考入北洋大學堂,攻讀法律。1907年由北洋大學堂派送,遠渡重洋,赴美留學,同行中還有馬寅初等人。到美后,馮熙運先入哈佛法律系,畢業后考入芝加哥大學研究院,先后獲得法學學士和法學博士學位。1911年學成歸國,曾任直隸省檢察廳檢察官,因不善于官場應酬而辭職,轉而應聘北洋大學教書,與同為留美學習法律的趙天麟同事。趙天麟任北洋大學校長時,馮協助教育。1920年后,馮熙運繼趙天麟之后出任北洋大學校長。

馮熙運在職期間克己奉公,作風嚴謹,管理嚴格。1922年1月,新學制案經明令頒布后,國立各大學,如東南、交通、北大以及其他各國立專門學校,均已照章實行選科制:修滿若干學分,即為達到畢業標準。學生對于學科既有選擇余地,偶有一兩門考試未能及格,僅須補習該門課程,而其他各門仍可升級。新學制實施以來,師生稱便。但作為國立大學之一的北洋大學,對于這一新學制充耳不聞,繼續執行本校的老規定:如果僅有一門功課未能及格,必須補考通過,否則新學年必要留級。按照此種規定,如果運氣不好的學生,因為一門功課不及格,而重新就讀上學年課程的,不在少數。當時學生每年交學費10元、住宿費12元。對學年考試成績超過85分的學生,可以免繳下學年的學費及宿費。書籍有貸書制的辦法,即教科書全部由學校供給,讀完一門課后該門教科書可由學生以半價收買,如不愿意要則可交還學校。每月的伙食是學生們主要的花銷項目。伙食由同學自己經營組織食堂,1923年時每月伙食費5元,到了1929年畢業時因物價上漲伙食費增加到每月七八元。一個學生如果節儉度日,一年有100元就足夠了。可是當時國內其他大學,例如有些教會大學或私立大學,一個學生每年要花費200至300元。北洋大學堂的學生全部住校,很少進城,星期日也是讀書或做作業。絕大多數同學都是長袍布履,花花公子的少爺們不到北洋來讀書,他們吃不了那樣的苦。雖然不怕吃苦,但并不代表北洋大學堂的學生不怕考試。在當年的嚴格制度下,能夠順利讀完全部課程的只占50%,一部分學生因為單科考試不及格,就得重新再念一年。對于貧困的學生以及其家庭,這一年的花費可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因此,盼望學分制的實行,成為當年學生們最急切的心愿。但校長馮熙運竟然堅決不同意。隨后,教育部新頒布的大學條例,有大學須立董事會,大學得行選科制兩條,馮熙運還是不肯照辦。為此引發學生罷課,迫使校長辭職。這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北洋大學治學的嚴謹和校長們執行的一絲不茍。

馮熙運擔任校長期間,建設了U形學生宿舍,并將施工公司退回的余款用于北運河河岸上的植樹造林,師生廣植桃林,成為后來有名的西沽桃花堤。1924年,他因學運辭職離開北洋大學后,出任開灤礦務公司法律顧問,同時兼任啟新洋灰公司、開灤礦務局、耀華玻璃廠等八大企業的董事。晚年的馮熙運潛心研究文史,收藏字畫、扇、硯,后遺囑子女將其藏書捐贈給天津圖書館。

购彩快3-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