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訓的確立者校長趙天麟
發布時間:2019-04-16    

趙天麟是我國近代著名的愛國教育家。1904年入北洋大學法律系學習,1906年留學美國哈佛大學法律科,后獲法律博士學位,1914年被任命為國立北洋大學校長。趙天麟執掌北洋大學六年,繼承和發揚了北洋大學嚴謹求實的校風,并提煉出“實事求是”的校訓,一直延續至今,為北洋大學的建設和發展做出了杰出的貢獻。

趙天麟,字君達,1886年7月16日出生于天津梁家嘴,其家是該地方歷史上頗有名望的四個家族之一。趙天麟少年聰敏,性格沉靜,自幼喜愛讀書。1904年畢業于天津最早的官立中學——“天津普通學堂”,考入北洋大學法律系,1906年尚未畢業便被派遣出國留學,趙天麟就讀于美國哈佛大學法律科。1909年趙天麟以優異的成績獲得法學博士學位,并被授予象征美國哈佛大學學習最高成績的金鑰匙獎。1912年回國,欣然接受母校的邀請回北洋大學執教,任法律兼理財學教員。1914年3月13日,趙天麟被任命為國立北洋大學校長。

前校長趙天麟先生

趙天麟不僅年輕有為而且兼通中西,在擔任校長后重視將北洋大學的辦學傳統與民國教育改革有機結合,主張“教學相承,淵源接續”,建立和完善符合現代教育理念的學校各種規章制度,創造條件積極改善辦學環境。他在保持和發揚北洋大學的優良傳統的基礎上,提出“實事求是”的教育原則,目的是要求從事科學教育的工作者,一定要堅持嚴謹求真的科學態度,并以此為校訓,指導教師、教育學生。1914年,時任北洋大學校長的趙天麟在總結北洋大學辦學經驗的基礎上,深深體會到:“一得之愚,實事求是”。概括出“實事求是”四字,并以之教導學生和治理學校,遂定為校訓。

趙天麟將“實事求是”的校訓貫徹于治校、治學之中。他主持制定了《國立北洋大學辦事總綱》。這是北洋大學歷史上第三個管理制度。《總綱》繼承了嚴謹治學的傳統,體現了“實事求是”精神。《總綱》共3章23條,規定了校長的職責,強調了各職能部門的作用,對凡屬學校全局性重大問題,都由校務委員會議決,校務委員會議成為學校管理中最具權威性的決策機構。這個《總綱》體現了校長負責、專家學者治校的管理體制,反映了“科學、民主”的時代精神。配合貫徹《國立北洋大學校辦事總綱》,為了便于具體實施,還制定了《國立北洋大學學事通則》。《通則》共14章100余條,包括入學資格、學生考查、升級、留級、退學、獎懲、品德教育、操行考查、體育考核、紀律衛生、宿舍管理、膳食管理、費用開支、圖書借用、就醫等,都作了詳細規定。這是一部系統、全面的管理規則,在實施過程中,更是要求一絲不茍。這時期北洋大學的管理水平達到了空前的高度,為我國高等學校管理工作提供了范例。

趙天麟貫徹“實事求是”的校訓,腳踏實地的創造和改善辦學條件。他認為優良的辦學條件是保持學校辦學質量的基礎。為了給學生創造良好的學習條件,進行了多方面的調整和建設。他將學生自行購買教科書改為“貸書制”,即學生之教科書和儀器等可向學校借用,交少量的借用費,由此減輕了學生的學習費用,此法深受學生歡迎。調整學校建筑布局,實現了教學與生活功能分區。建造了在當時國內大學教學條件最先進的化學講堂和標本最齊全的礦冶標本室,建造了比較完善的操場、球場、涼亭、花園,改造和新建了教師和學生宿舍。教學設施與文體設施、教學設施與生活設施、教師住宅與學生宿舍分開設立,布局合理。學生宿舍和教室冬天有暖氣,夜晚有電燈,使學生有一個安靜、舒適的學習、生活環境。趙天麟在任期間,于1914年新蓋學生宿舍一座,可住學生70人。還以舊有宿舍一座改為講堂,四面開天窗,光線十分明亮。注意不斷充實圖書館的藏書,使當時北洋大學圖書館內藏有中西書籍l萬多冊,中西版刊物一二百種。另設有法律研究室,在此研究室內,各種書報刊物亦增至3670余冊,校內圖書館擁有圖書量在全國高校中名列前茅。重視實踐環節,組織建設一批實驗室,計有礦物實驗室、巖石實驗室、試金實習室、冶金實驗室、金圖實驗室、定性定量及工業分析實驗室、選礦實習室,礦山模型室,化學實驗室、物理實驗室、天平室、制圖室、水利機室、測量儀器室、機械實習室、工料實驗室及機械工廠等。還有各種陳列室,如自然地質標本陳列室、礦物及巖石標本陳列室、經濟地質標本陳列室。這些實驗室、實習工廠和標本陳列室作為教員講習,學生學習之用。設備之齊全,在當時名列全國高校之首。

趙天麟對于學校的體育設施,也進行了多方面的充實,建設了足球場、籃球場、跑道,并興建了一幢長40米、寬20米、高8米的室內體操室,運動器具也較為完善。學校聘有體育教員和武術教員。由此,北洋學生喜愛體育運動之風興起,在以后許多比賽中取得了好成績。

趙天麟貫徹“實事求是”的校訓,不僅重視加強管理制度和辦學條件的建設,更重視教育教學環節的嚴謹和完善。提高教學質量,首先教師是關鍵。趙天麟擔任北洋大學校長后,始終把慎重選聘教師、嚴格要求教師,作為至關緊要的大事來抓。首先他重視師資質量,堅持選聘教師要好中選優,在聘請國外著名專家學者來校執教的同時,積極延聘國內專家學者來校講學。據北洋大學歷史文獻記載,趙天麟任職期間,北洋大學師資陣容強大。國內有著名教授馮熙運(教法律經濟)、李成章(教民法、法律經濟)、孫大鵬(教法律史、國文)、劉書倫(教國文)、李浦(教商法)、蔡遠澤(教冶金)、陳斌(教數學)、匡一(教商法)、馮熙敏(教數學、立體幾何)、張玉昆(教算學、土木工學)張錫周(教英文);外籍教授有愛溫斯(美國、教法律)、東伯利(美國、教物理)、梅爾士(美國、教礦冶)、東提摩(美國、教英語、法語)、柏爾(美國、教英語、德語)、易理士(美國、教繪畫)、牛好施(美國、教理化)、貝克爾(美國、教建筑工程)、巴克爾(美國、教地質)、賴伯爾(美國、教英語、德語)、韋期特(美國、教鐵路工程)、克爾登(美國、教鐵路學)、施勃雷(美國、教冶金)、歐施德(英國、教英語)、裴特森(美國,教力學、衛生工程)、傅親爾(美國、教化學)等。中外籍教師皆為專家、學者,學識淵博,授課水平高,教學方法先進,講授內容新穎、生動,頗受學生歡迎。

高水平的師資隊伍,取得高質量的教學成果。1918年北洋大學學生在全國同時舉行的三種重要考試中連中三元,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當年的法科丁班學生畢業時,該班3名學生分別考取了3個第一名:一是外交官考試第一名徐謨,二是高等文官考試第一名勵平,三是清華留學生考試第一名康時敏。

在趙天麟的辦學實踐中,倡導體育鍛煉,增強學生體質是其中的一項重要內容。北洋大學歷來課業繁重,對學習、作業、考試,升留級要求十分嚴格。因此,即使在周日,學生也全天投入學習,這就影響了學生的體育鍛煉。趙天麟在任職期間,針對此狀況,重視體育,規定每一學生按其自身的身體健康情況,自選一種以上運動項目進行鍛煉,然后由體育教員檢查體格變化進展情況,不符合要求者,必須堅持鍛煉下去,直至達到標準。不僅如此,他還注重將國際奧林匹克精神引入體育教育中,提高學生加強體育鍛煉的主動性和積極性,使學生重視體育活動,成為既有扎實的科學知識,又有強壯體魄的優秀人才。1915年冬,趙天麟邀請美國體育專家柯拉克(CLARK)先生來校講演,他親自致歡迎詞,強調學生在學習之余鍛煉身體的重要性。柯拉克詳細闡述了奧林匹克的歷史及其在世界運動史上的地位,以及東亞運動會在上海召開的盛況。講演時并佐以幻燈,按圖講述,深受學生歡迎。

趙天麟在北洋大學治校6年,6年中他以“實事求是”為校訓,嚴謹治學,為北洋大學的發展做出了卓越貢獻。他在1925年北洋大學三十周年校慶祝詞中寫道:“形上形下,聚精會神;人文淵藪,日新又新;猥長其曹,改制伊始;一得之愚,實事求是;憶當髫稚,蛾術于斯;歸自海外,乃辱皋比;教學相承,淵源接續;從事此間,厥情最篤;別來數稔,時復念茲;達材成德,與有榮施;云霞蒸蔚,盛會欣逢;洋洋學海,萬派朝宗。”這一段祝詞既是趙天麟對于北洋大學三十年辦學成就的歌頌,也是趙天麟對于自己擔任北洋大學校長的辦學思想和成績的回顧和總結。祝詞體現了趙天麟實事求是、嚴格治校、講求高質量培養人才的體會,也反映了趙天麟對于北洋大學的深厚感情。

趙天麟是一位頗有成就的教育家,同時也是一位愛國教育家。他在擔任天津耀華學校校長時,正值“七七”事變日本帝國主義加緊對于中國的侵略。天津淪陷后,每逢耀華學校校慶及重要節日,趙天麟校長堅持懸掛中國國旗,唱中國國歌。趙天麟的愛國主義行動,遭到日寇和漢奸的嫉恨,于是便對他進行威脅利誘,并發出恐嚇信,信中夾帶著子彈殼,妄圖對趙天麟以死相威脅。趙天麟不屈于日本人的威脅、利誘和恐嚇,寫下了遺書,安排好后事。此后他不赴宴,不訪親會友,不到公共場所,每天照常上班,把全部精力和愛國熱忱傾注到辦學與抗日活動中去。趙天麟不畏強暴的行為,使日寇恨之入骨。1938年6月27日清晨,趙天麟慘遭日本憲兵隊特務暗害。趙天麟遇害的消息,震動了全市乃至全國,社會各界愛國人士同聲哀悼,義憤填膺。他的死更激發了民眾和教育界師生抗日愛國的情緒。趙天麟作為愛國教育家的一生,是那個時代杰出知識分子的優秀代表。他一生從事教育活動,為后人留下了寶貴的教育財富。

购彩快3-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