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績過人”的教育家丁家立
發布時間:2019-04-16    

王文韶奏折中向光緒皇帝推薦的北洋大學堂的總教習就是“美國人丁家立”。因為北洋大學堂是中國近代建立的第一所現代性質的大學,此前沒有中國人辦過大學,教育、教學如何管理,只有請具有經驗的外國教育家來做。

丁家立(Charles Daniel Tenney),美籍著名教育家。1857年生于美國波士敦城。他在美國達特茅斯大學(Dartmauth University)畢業后,進入歐柏林大學研究院(Oberlin University Postgradnate School),獲得神學碩士學位。1882年丁家立來華,在山西傳教。1886年脫離了他所屬的美國公理會,改以學者的身份來天津從事文化活動,并在天津美國領事館工作任副領事,還在天津開辦了一所不帶宗教色彩的中西書院,自任校長。此時他結識了天津的上層政要,并與清政府洋務派實力人物李鴻章、盛宣懷交往密切。由此,1895年他出任北洋大學堂首任總教習,之后兼任留美學堂監督、直隸高等學堂總教習、直隸全省西學督辦等職,直到1908年才離開中國返回美國。丁家立在北洋大學堂擔任總教習長達11年之久,為學堂的創建做了大量的奠基性工作,也為中國近代高等教育的發展起到了可貴的示范性作用。

丁家立

丁家立參加了北洋大學堂的創建工作。1894年中日甲午之戰,清王朝戰敗,迫使全國各派人士都積極探索救國之路,“教育救國”的呼聲響遍朝野。1895年時任天津海關道的洋務派實力人物盛宣懷在全國率先提出開辦西式大學,他在給清政府的奏章中提出:“日本維新以來,援照西法,廣開學堂書院,不特陸海軍將弁皆取才于學堂,即今之外部出使諸員,亦皆取才于律例科矣。制造槍炮開礦造路諸工,亦皆取材于機械工程科、地學、化學科矣。僅十余年,燦然大備。”鑒于此,他指出“伏查自強之道,以作育人才為本。求才之道,尤宜以設立學堂為先。”他提議建立西式大學,北洋大學堂的“頭等學堂------此外國所謂大學堂也。”同時與丁家立共同商議擬訂了開辦學堂的章則辦法。盛宣懷在奏稟中明確提請:“所有學堂事務,任大責重,必須遴選深通西學體用兼備之員總理,------擬訂請美國人丁家立為總教習”。因為丁家立熟悉美國的高等教育,北洋大學堂創建即以美國哈佛、耶魯等大學為藍本。頭等學堂設法律、礦冶、土木和機械四大學科,學制為四年。二等學堂為預科,學制也為四年。學堂開設的課程與美國大學相近,所聘外國教員多為美英學者。

丁家立是北洋大學堂初創時的實際掌校人。北洋大學堂創辦之初設督辦,即校長,由盛宣懷擔任。丁家立為總教習。盛宣懷于1896年調任南洋,后續學堂督辦都由津海關道兼任,他們大都不到學堂理事,實際學堂事務由總教習丁家立總理。丁家立也自以“校長”身份在學堂公文簽字和著作上署名“President”。丁家立總理校務,制定規章制度、厘定課程、聘請教員等等,一心要將北洋大學堂建設成為當時中國新型大學的樣板,正如盛宣懷奏章中所表示的初衷,“設立頭等二等學堂各一所,為繼起者規式。”

北洋大學堂創建時設有工、法兩大學科,屬于綜合性大學。在丁家立掌校期間于1897年增設鐵路專科;1898年附設鐵路班;1903年附設法文班、俄文班,培養專門翻譯人才;1907年開辦師范科,培養師資。在他的努力下“北洋大學在初創時期,實已包括文、法、工、師范教育諸科,初具綜合性的新式大學。”

北洋大學堂是當時中國僅有的一所大學,由于當時中國的現代教育體系不完備,因此學堂生源十分困難。為了解決學堂生源問題,1902年丁家立受袁世凱委任為保定直隸高等學堂的總教習,并將該學堂建為北洋大學堂的預備學堂。隨后他兼任直隸全省西學督導,建立起由普通學堂、高等學堂到大學堂的教育系統,在河北省率先形成了完整的新的教育體系,為我國現代教育體制的建立做出了樣板。

北洋大學堂創建之初就將畢業生出國留學作為一項主要內容,丁家立親自兼任北洋大學堂“留美學堂監督”,多次帶領北洋畢業生赴美留學。1901年至1907年我國官費留美學生總計約有100余人,其中北洋大學堂就占有半數以上。他們大都成為我國著名的專家學者,如王寵惠、馬寅初、秦汾等等。

丁家立為重建北洋大學堂做出了重要貢獻。1900年英法等八國聯軍入侵京津,北洋大學堂先被美軍所占,后成為德軍兵營,學堂被迫停辦。丁家立為此親赴德國交涉,從德國政府索賠白銀五萬兩。后在天津北運河畔的西沽重建北洋大學堂。1903年4月27日北洋大學堂在西沽新校舍正式復課。經過丁家立的努力,到1908年他離校時北洋大學堂的校園環境、校舍建筑、圖書資料、儀器設備乃至師資隊伍、教學水平、學生質量在全國首屈一指。

丁家立擔任北洋大學堂總教習11年,他為學堂的創立和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也為中國近代高等教育的發展樹立了典范。丁家立在創建北洋大學時,也許意識到了大學建立所帶來的巨大影響;也許他對此并無意識,只是進一位教育家的職責或良知,幫助中國建立起一所西式大學。但是他為北洋大學的建立投入了全部的心血和智慧,在建立大學的過程中,以自己的實踐,贏得了師生的尊敬和愛戴。1906年4月當他離開北洋大學堂時北洋大學堂全體學生作《送丁公家立序》,表達對其敬仰之情:“自近世禍作,眾咸知國家靡學不興。于是則創學堂,謀教育,舉國嘯嘯,有若發狂。迄于今智者窺神州之學程,謂僉莫燕趙若,燕趙丁公所任也。夫庚子之亂,直隸當其沖,浩劫洪災,生民昏墊。以常理衡之,則學務遜于他州,勢所必至也。乃不數年間,死灰復燃,且炎炎然。枯骨在肉,且艷艷然。靡不遜已也,而實駕而上之,撟聞者之舌,而瞠見者之目,丁公之功,不其偉矣。”

购彩快3-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