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冠中西的經濟學家—馬寅初
發布時間:2019-04-16    

馬寅初,字元善,1882年6月24日生于浙江嵊縣。12歲在鎮里讀私塾,17歲到上海就讀于教會學校“英華書館”,1903年考入天津北洋大學礦冶專業。1907年赴美國留學,先后獲得耶魯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和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1915年回國,先后在北洋政府財政部當職員、在北京大學擔任經濟學教授。1919年任北大第一任教務長。1927年到浙江財務學校任教并任浙江省省府委員。1928年任南京政府立法委員,1929年后,出任財政委員會委員長、經濟委員會委員長,兼任南京中央大學、陸軍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教授。1938年初,任重慶大學商學院院長兼教授。1940年春,陸軍大學邀請馬寅初給將官班講《抗戰財政問題》,馬寅初一連講了兩個多小時,明確指出抗戰財政問題的根源是一些人趁機發國難財,并公開點名孔祥熙和宋子文之流是“豬狗不如”。他提議:“必須把孔祥熙、宋子文撤職,把他們不義的家財拿出來充作抗戰經費。”演說在將官們中間引起強烈反響,席間不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蔣介石得知后非常生氣,要親自約見馬寅初,被拒絕。孔祥熙接著對他進行利誘,請他當財政部長,又遭拒。1940年12月6日,國民黨派憲兵闖入學校,將其逮捕。隨后發布了“立法委員馬寅初,奉命派赴前方研究戰區經濟狀況,業已首途”的假消息。實際上他被幽禁在貴州山溝里的息烽軍統集中營。1941年馬寅初六十大壽,重慶各界人士為他開了一個沒有壽星的祝壽會。1942年,周恩來等人進行了多次營救,美國總統羅斯福的特使也提出釋放的要求,迫于形勢馬寅初于8月20日被釋放返回重慶寓所。1946年9月,他到上海私立中華工商專科學校任教。1949年8月,出任浙江大學校長,并先后兼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中央財經委員會副主任、華東軍政委員會副主任等職。1951年任北京大學校長。1955年當選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1960年1月4日, 因發表《新人口論》被迫辭去北大校長職務。1979年9月, 平反后擔任北大名譽校長, 并重新當選為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委員。1981年2月27日, 當選為中國人口學會名譽會長, 1981年3 月29日,當選為中國經濟學團體聯合會第一屆理事會顧問。1982年5月10日因病逝世。

馬寅初先生

馬寅初一生著作等身,影響巨大的有: 《通貨新論》(1944)、《戰時經濟論文集》(1945)、《我的經濟理論哲學思想和政治立場》(1958)、《中國國外匯兌》(1925)、《中國銀行論》(1929)、《中國關稅問題》(1930)、《資本主義發展史》(1934)、《中國經濟改造》(1935)、《經濟學概論》(1943)、《新人口論(重版)》(1979)、《馬寅初經濟論文集(上、下)》(1981)等。尤其是《新人口論》影響深遠。馬寅初是中國當代著名的經濟學家、教育家、人口學家。

1955年馬寅初去江浙兩省調研,寫出了題為“控制人口與科學研究”的調研報告,準備在一屆人大二次會議上提出。經過兩年的修改,1957年在最高國務會議上,馬寅初作了發言,當時得到了毛澤東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重視和肯定。其后,他將發言稿再次加工整理后,提交一屆人大四次會議,并在《人民日報》上全文發表,這就是著名的《新人口論》。《新人口論》的核心觀點是人口的發展必須同國民經濟的發展相適應,并在量上保持一定的比例關系。要采取人口普查、動態統計、計劃生育等方法對人口進行科學的管理。提出“控制我國人口,已屬刻不容緩!”的呼吁。

1959年,康生等人為了迎合“人多是好事”的觀點,組織大批文章在《光明日報》、《新建設》等雜志上向《新人口論》發難,批判馬寅初的“資產階級學術思想”。馬寅初對于這些無理指責毫不畏懼,撰寫了《重申我的請求》:“《光明日報》和《新建設》所發表的批判我的文章很多。不過,過去兩百多位先生所發表的意見都大同小異,新鮮的東西太少,不夠我學習。11月30日《光明日報》一篇文章說過去批判我的人已經把我駁得體無完膚了,既然是體無完膚,目的已經達到,現在何必再駁呢?但在我看來,不但沒有駁得‘體無完膚’,反而駁得‘心寬體胖’了。”康生在看到這篇文章的小樣后,惱羞成怒。之后,馬寅初被迫辭去北京大學校長職務。但是,他堅持真理,不向錯誤低頭。他說:“我雖年近八十,……決不向專以力壓服,不以理說服的那種批判者們投降。”從此,中國人口盲目增加,多生了幾億人。

1979年,面對中國人口的沉重壓力,在反思中人們認識到20年前馬寅初提出“新人口論”的科學性。1979年8月5日,《光明日報》發表了《為馬寅初先生的新人口論翻案》一文,率先為馬寅初恢復名譽。正文前面的大段《編者按》中,對《光明日報》當年錯誤批判馬寅初先生一事作了深刻檢討。馬寅初對此感慨地說:“當年我曾說過《光明日報》不光明,《光明日報》發動那場突然襲擊不光明磊落,今天《光明日報》帶頭呼吁為我和《新人口論》平反,把顛倒過去的理論再扳正過來,我還是很感激你們的。希望你們向廣大讀者轉達我的謝意。”馬寅初就是這樣一位一生秉承北洋大學“實事求是”校訓,堅持真理,不畏強權,具有錚錚鐵骨的“北洋人”。

购彩快3-通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