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冶先驅、教育家蔡遠澤
發布時間:2019-04-16    

蔡遠澤(1886—1945),字惠臣,號璋石。浙江德清縣人,現代采礦學家、教育家。14歲考入上海南洋公學(交通大學前身),后又就讀于天津北洋大學。1907年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攻讀采礦專業,獲碩士學位,接著進哥倫比亞大學學習會計專業,獲雙碩士學位。1918年歸國,任天津北洋大學采礦學教授,后升任教務長。1929年北洋大學更名北洋工學院,1930年至1932年任北洋工學院院長,后因肺病請辭院長。1933年調財政部任鹽務學校校長。1936年任重慶鹽業研究所所長。次年赴日考察鹽政。回國后,至湖南創辦焦炭公司,業務日益擴大,在湘、粵一帶享有很高聲譽。1944年日軍在湖南瘋狂燒殺搶掠,損失很大,難以為繼。轉至貴陽,創辦中國煤礦公司。

蔡遠澤長期擔任北洋大學的教學管理工作,繼承嚴謹治學的傳統,對于保證高水平的辦學質量起到了重要作用。解放前夕曾擔任北洋大學校長的著名水利學家張含英曾回憶他在北洋大學讀書的情況。他在報考大學前,“家鄉有在北京大學讀書的人,我向他們述說了我的想法,并問他應該考哪個系?他說:‘土木。’我又問:‘在全國大學中,哪個大學最好?’回答是迅速和準確的:‘最好的是天津的北洋大學!’后來我又問了好幾個人,大家竟一致推薦去北洋。我暗暗下了決心,好!我一定考北洋。就這樣,在我中學畢業后,第一個志愿就是考北洋大學,根本沒有第二志愿。那時北洋在天津招生,同時也在北京招生,為了達到一定要上北洋念書的目的,我不但在北京報了名,也在天津報了名。結果我幸運地考上了!當時高興的心情真是難以形容。”

考上北洋大學后,他回憶道:“雖然我在中學時學過三四年英文,成績不錯,但進入北洋后,仍然感到困難。這個學校要求很嚴格,教員很多是外國人,英文、德文、物理、化學等課程全用外語講授,聽起課來很吃力。兩門功課不及格就降班,制度掌握得非常嚴格,毫不通融,所以同學的腦子中,總是考慮著降班這件事。可以說‘嚴格’是北洋的一個特點。 ”

他還回憶道:“北洋當時與別的學校不同,它接受了美國教育的影響,由于教員很多是美國人,所以不是間接影響,而是直接影響,把美國大學教育的一套搬了過來。不但在課堂上講授的是美國教材,課外還介紹了不少歐美科技發展情況,使學生的思想開闊,擴展了知識面。”張含英回憶的正是蔡遠澤擔任教務長時期的北洋大學。

蔡遠澤擔任北洋工學院院長正是學校最困難時期,當時北洋大學由綜合變為單辦工科,面臨著新的發展轉折,而1929年學校主樓被燒更是損失慘重,雪上加霜。在這危難之時他肩負重任,調整科系、穩定教學秩序,組織教學主樓重建。他組織擬定了全員校舍重建規劃,振奮了人心。先從天津電車公司籌集到捐款一萬元,重新修建了校門前的木橋,為建造新樓運送材料提供了通道。繼而開工重建教學大樓,得到師生的一致好評。

购彩快3-通用APP